故事:為緩和婆媳關係,她送婆婆1萬的手串,沒想卻讓矛盾升級

情感導師 6301

 添加導師LINE:jaqg

獲取更多愛情挽回攻略 婚姻修復技巧 戀愛脫單幹貨

本篇內容為虛構故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7

老槐樹下忽然傳來的爭吵聲打破了這裡的安靜,順聲望去,原來是趙大爺和胡大爺為了悔棋的事情又吵起來了。

「今天我必贏你,你把炮放下,」棋藝略勝一籌的趙大爺又把胡大爺殺急眼了:「別賴皮。」

故事:為緩和婆媳關係,她送婆婆1萬的手串,沒想卻讓矛盾升級

「我賴皮?我是什麼人我賴皮?你那棋子兒就沒擺正,我以為它在這裡,」胡大爺在棋盤上比比劃劃着:「你偏說它在這裡,什麼人性兒,還說我耍賴?」

「你放下,你個臭棋簍子。」趙大爺伸手要去搶胡大爺手裡的棋子。

「我臭棋簍子?我是誰?八旗子弟,這要擱過去,你見了我得下跪請安行禮。動作慢點惹我不高興了賞你一頓板子都是輕的,我打死了你你家人還得給我這兒謝恩呢。」

「別說那沒用的。」

「呵呵,真逗。」兩個人的日常吵嘴惹來一聲輕笑,人們轉頭看過去,張遠帶着他的小女朋友不知道什麼時候來了,正站在一旁看得興致勃勃。

張遠聽他兩個從小吵到大,倒沒覺得怎麼樣,周悅卻是忍不住笑出聲來。

自從那天從家裡出來以後,張遠這幾天都沒回家,把時間全都用在哄周悅身上了。好在周悅不是小氣的女孩子,雖然不滿意劉阿姨的態度,可也沒為此為難張遠。

胡大爺看到周悅眼睛一亮:「小姑娘你來了?快來幫大爺看看,看看大爺這回還有救兒沒。」

「你有救兒沒?你也不是要死,人家姑娘也不是大夫。」趙大爺出聲兒搶白:「再說,觀棋不語真君子。」邊說邊神色不善地瞪了一眼周悅。

「我呸!」胡大爺不甘示弱:「你才要死!還觀棋不語真君子,那見死不救還王八蛋呢。」

周悅忍不住又笑了:「兩位大爺別吵了,不就是下棋嗎?這樣吧,我看那邊還有一副棋子兒,你們拿過來,擺兩盤棋,我同時和你們兩個人下,怎麼樣?」

「同時下兩盤棋?這可是聽說沒見過的,來來來,擺上擺上……」人們都興奮起來,七手八腳一通忙活。

「你行不行?」趁着沒人注意張遠悄悄問周悅。

周悅一笑:「對付別人不行,可這兩個大爺棋藝一般,你放心,我可是大學生象棋賽的冠軍,贏兩個老大爺小事兒一樁。」

說話間棋擺好了,人們圍成一圈兒,就連打小牌的老太太們也都圍過來看熱鬧。

「這姑娘有兩下子。」

「這姑娘好啊,漂亮。」

「這姑娘善良啊,現在的年輕人,誰還願意和我們這些糟老頭兒糟老太太玩兒呢?」

「唉~是啊是啊……」

人們的閒聊聲中,兩位大爺的眉頭越皺越緊,走棋的速度也越來越慢,而周悅依舊是氣定神閒,往往他們思慮了半天走了一步她想都不想仿佛隨手就應了一步。

張遠鬆了一口氣,聽到人們不斷誇獎自己的女朋友心裡美滋滋的,看向周悅的目光也越發的溫柔,充滿了寵溺的味道。

在街坊四鄰中留下個好印象好口碑,這對以後說服自己媽媽接受周悅大有益處。張遠不禁打開了自己的小算盤。

雖然,不管媽媽同意不同意,周悅都是他認定了的女人。可是,他也清楚媽媽辛苦帶大他和哥哥不容易,所以,他在婚事上還是願意得到媽媽的祝福的。

不過如果媽媽死活不同意他娶周悅進門兒的話他也不介意,要和他過一輩子的女人,自己滿意不就行了?來日方長,處時間長了媽媽自然會發現周悅的好處的。

胡大爺先輸了棋,他轉過去看趙大爺的棋。趙大爺也招架不住了,眼見得是也要輸了。

「小姑娘有兩下子啊,」趙大爺誇獎着:「這棋是滴水不漏啊,讓我老頭子一點機會都沒有。」

周悅微微一笑,沒說什麼,反倒是胡大爺興奮起來:「趙老頭兒,你也有今天?平時你是怎麼欺負我來着?小姑娘,別客氣,快,回馬,吃他炮。再把車拉過來,卡死他的馬。殺得他不剩一兵一卒,呵呵,痛快啊!」

「一邊兒去,有本事你來,」趙大爺氣得把棋子兒拍的兵兵乓乓響:「好歹我比你堅持時間長,小姑娘贏我比贏你也多費不少腦筋吶。」

一個笑盈盈的小姑娘對着兩個吵吵嚷嚷的老頭,劉阿姨買菜回來就正好兒看到這一幕。

雖然聽不太明白他們吵什麼,可她看到周悅就一肚子的氣。本來這幾天春燕學習去了,她又要做飯又要帶孩子就折騰的又累又氣的,周悅的出現點燃了她一肚子的怒火。

「丟人現眼!」她咬牙切齒的小聲罵了一句。

可是她知道,她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和周悅吵吵,她兒子是研究生,是有文化的人,她還指望兒子給她娶個好媳婦兒讓她威風威風呢。她不能壞了兒子的臉面,也不能讓自己落下個「惡婆婆」的名聲。

她進了自家門,那些人只顧瞧熱鬧,居然沒人發現她走過去了。她又狠狠地摔上了自家大門。

眾人被她摔門那「嘭」的一聲巨響吸引,不約而同朝她家門口望過去。

「我媽回來了,」張遠對周悅說:「她好像有點不高興,你要有思想準備。」

周悅一皺眉,小臉兒苦成一團,可憐巴巴的小樣子惹人憐愛:「那怎麼辦?」

張遠笑了,用手揉了揉她的頭髮:「放心,只要你不打她罵她,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我都站在你這邊。」

劉阿姨坐在自家沙發上生悶氣,買回來的菜也隨手扔在了茶几上。

說實話,她真的想不通張遠為什麼就喜歡上這個矮個子女孩兒。高個子妖妖嬈嬈的漂亮女孩兒大街上一抓一大把。就連隔壁老王那個沒三塊豆腐高的兒子都帶回來個據說是空姐兒的大美女,怎麼自家這麼優秀的兒子就不能好好找個女朋友呢?

還別說街坊鄰居,這條正陽街上誰不認識她劉阿姨?誰不知道她劉阿姨有個高大帥氣的研究生兒子?她這個兒子,從小兒就是人們口中「別人家的孩子」,一直是她的驕傲。

如今他找這麼個女朋友,這讓人怎麼看?這怎麼拿得出手嘛。

她正生着氣,忽然想起來今天買了點大蝦,想給孫子做點鮮蝦餡兒的小餃子,這蝦可得藏起來,不能給那矮姑娘吃。

她顧不上生氣,打開菜籃子,把大蝦袋子拿了出來。又翻找了一下,把張曉愛吃的醬牛肉也拿了出來,眼見得裡面就剩下點青菜了,這才放心地起身去藏東西了。

她剛藏好了東西,張遠和周悅就回來了,周悅笑着招呼她:「阿姨好。」

她意味不明的哼了一聲算是答應了,隨即便回了自己臥室,說不舒服,要躺一會兒。

張遠無可奈何地看着媽媽關上了臥室門,回頭對周悅說:「委屈你了。」

沒想到周悅反倒笑了起來:「沒事兒,這樣挺好的,她要是真跟我吵吵嚷嚷的我倒沒辦法。今晚正好兒你來表現一下,燒幾個拿手菜讓你媽高興高興。」

張遠很欣慰周悅的乖巧懂事,他拎起菜籃子走進廚房,周悅也跟了進來。兩個人有說有笑的忙活起來。

劉阿姨在臥室躺了一會兒,她以為自己不舒服周悅就會識趣兒的離開,可等了半天也沒聽到開門關門的聲音。她側起身來,側歪着耳朵仔細聽着,反倒聽見隱隱約約傳來周悅的笑聲。

她躺不住了,索性翻身下床,她倒要看看這小丫頭嘬什麼妖兒呢,這人不走怎麼還這麼「嗨」起來了呢?看不出眉眼高低啊?還要自己表示的多明顯她才會知道自己不喜歡她呢?

拉開房門,飯菜的香氣撲面而來,難道這小丫頭會做飯?她不禁奇怪。可當她走到廚房門口一瞧,肺差點氣炸了。

只見她那引以為傲的研究生兒子,此刻圍着春燕做飯時候穿的小花兒圍裙忙得正歡。周悅手裡攥了半根黃瓜,一面吃一面說笑着看張遠做菜。

張遠還不忘提醒:「小心點,離遠點,我的菜要下鍋了哦,別濺你身上油再燙了你。」聲音是那麼的溫柔寵溺。

劉阿姨這個恨啊:我辛辛苦苦培養的研究生,就這麼讓你變成廚子了?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丫頭,這要是真讓你進了門,我兒子還能有什麼出息?

「張遠啊,你怎麼能做飯呢?」劉阿姨高八度的聲音突然響起,嚇了廚房裡的兩個人一跳,都看向她。

「你是什麼?你是單位的技術骨幹,你的手是寫文章搞科研的,怎麼能幹這種柴米油鹽的小事?」劉阿姨嘴裡說着張遠,眼睛卻是看着周悅的:「做飯都是女人的事,男人做飯的全是你大哥那種沒有出息的人,你怎麼能做飯呢?」

周悅也不惱,依舊是一副笑吟吟的甜美模樣:「我也是這麼說他的啊,可是他說了,您不舒服,您的口味只有他這個當兒子的最清楚,我做的不合您口味,您肯定不會吃。

「我就說了:阿姨不是這麼難伺候的人,一看阿姨面相就和藹。可他又說了:你難道忘了百善孝為先嗎?我媽身體不舒服,我當兒子的儘儘孝心,怎麼了?我說:我手藝比你好啊,阿姨肯定愛吃我做的菜。

「他說:你一邊去,媽媽身體不舒服就是需要我當兒子的頂上,不然街坊鄰居會說我什麼啊?會說我這些年書都白念了,會說我媽白養我這個兒子。

「你放心,我最了解我媽,我媽這個時候最想吃的就是我做的菜,就算不好吃她也一定是甘之如飴,愛吃的不得了。我說:我來吧還是。他說:走開,我的媽媽我做主!」

她一會兒是自己的口氣,一會兒模仿張遠的口氣,再加上比比劃劃的肢體語言,唬得劉阿姨一愣一愣的。

劉阿姨隱隱覺得哪裡不對勁兒,可她一時間卻又想不出什麼話來反駁,說自己不愛吃兒子做的菜嗎?那不是辜負了兒子的一片孝心了?

再看看兒子忙得滿頭大汗的樣子,她這心裡又是心疼又是欣慰。心疼兒子的辛苦,欣慰兒子還是孝順自己的。

「那你也不能做飯,」劉阿姨嘴上從來就沒服過輸:「你看那些大人物,哪個整天圍個小花圍裙在廚房裡轉悠?」

張遠呵呵笑着:「看您說的,我是大人物啊?」

「你是研究生,是做大事情的人。」劉阿姨其實並不清楚研究生是個什麼概念,她只知道,正陽街上最高的學歷就是研究生。所以,她經常把「我兒子是研究生」這句話掛嘴邊上。

周悅似笑非笑的看着張遠:「呵呵,研究生,好大的人物啊。」

張遠連連搖手:「慚愧,慚愧……」

戀人之間再正常不過的玩笑,看在劉阿姨眼裡卻是周悅在挑逗張遠,她瞪着周悅,剛想說什麼,張遠先開口了:「媽,飯就好了,有您愛吃的炒油菜哦,您也嘗嘗我的手藝。」

那一臉的傻笑,讓劉阿姨刻薄的話生生憋住了,沒有說出口。

她悻悻地走到餐桌前,心裡盤算着:周悅這個小姑娘不好惹啊,兒子又正在熱戀當中,護她護得緊,看來,自己要改變策略了。

8

出差一個星期的春燕回來了,劉阿姨第一反應是鬆一口氣,總算不用因為做晚飯而耽誤打牌了。

看着春燕從一大堆包里一件一件地分禮物,她臉上表情雖是不屑,可心裡卻期待的很。

直到春燕把一個精緻的長方形小盒子交到她手上,她這心裡才踏實。

「你又不知道我喜歡什麼,亂買。」嘴上雖這麼說,可接過禮物的動作絲毫沒有遲疑。打開盒子,一條精美的核雕手串兒出現在眼前。

春燕觀察着婆婆的臉色,見婆婆拿着自己送她的手串兒來回看着,雖沒表現出來高興,可神情明顯不那麼不屑了。她悄悄鬆了一口氣,看來這禮物送對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正陽街的老人們開始喜歡這種核雕工藝品來,幾乎每個老人手上脖子上都會掛上一兩串兒,閒來沒事兒就湊在一起研究誰的包漿漂亮之類的事情。

劉阿姨也喜歡這個,今年春天還特意買了串兒星月菩提,也是沒事兒的時候就拿來把玩。

眼見得那串菩提已經從白色慢慢變成微黃色了,劉阿姨很是高興。

可不成想幾天前的晚上她忽然來了興致出去遛彎,走在大馬路上的時候那串兒菩提突然就斷開了,珠子蹦了一地,好巧不巧的旁邊就是下水道,劉阿姨撿了半天,這一百零八顆的星月菩提珠串兒她連一半兒也沒找回來。

為這事兒她鬱悶了好幾天。

「呦,」張曉正在身上比劃着試春燕送他的一件耐克最新款體恤衫,抬頭看到劉阿姨的手串兒頓時眼睛就亮了:「這是橄欖核雕吧?看這雕工,純手工的吧?不便宜吧?照現在的市場價,這一顆雕工就要千八的吧?」

「還行吧,也沒有多貴。」春燕正抱着孩子哄睡覺,隨口應了一句。

劉阿姨心裡其實是很喜歡這個禮物的,可她怕春燕得意表面上又不能表示出來,就把手串兒快快地帶在手上,又用衣袖蓋上,不給張遠看了。

她當然也沒提讓春燕搬出去的事情。說實話,她也並不是真的想讓春燕搬走,她也知道,春燕在她這裡才算是一家人,有兒子,有孫子。

春燕要是搬走了那她就和這條街上大多數老人一樣,守着幾間破房子,雖然表面上自己給自己撐的風光,可晚上回到空蕩蕩的家裡,自己覺得自己其實就是一條守家的老狗。

家業再大有什麼用呢?死了一根稻草都帶不走,還不是都要留給人家嗎?

春燕花錢大手大腳她從來不干涉,她知道,只有春燕存不下錢,買不起房子她才會有拿捏她的條件。所以,她隔三差五的提醒春燕一下這個房子的主權在自己手裡,可也並不把她逼急了。

劉阿姨隔着衣袖撫摸着手串兒,這禮物她喜歡是喜歡,要說春燕送她件千八百塊錢的東西她信,可聽張遠說這一顆就千八百,總共八顆,那要多少錢?她怎麼就那麼不信她會捨得送自己這麼貴重的禮物呢?

可是這個文玩核雕自己也就是看別人擺弄,並不懂行,看來要找個懂行的人看看了。

想到懂行的人,她忽然就想起了陸蘭蘭,這個小寡婦不是賣這些東西嗎?這幾次見了她她好像對自己還挺熱情的,不如讓她幫忙看看這手串兒到底值多少錢。

第二天中午,她又去小吃店吃餛飩的時候順便就去了陸蘭蘭的小超市。

陸蘭蘭正坐在那裡用紅線繩編手鍊,見劉阿姨進來便放下手裡的活兒起身招呼她:「劉阿姨,買點什麼?」

屋子裡空調溫度適中,所以從外面進來會覺得涼爽舒服。不像春燕,總是把空調溫度調很低,那空調吹出來涼嗖嗖的風吹得人骨頭縫兒都疼。

空氣中瀰漫着一股子雞湯誘人的濃香,劉阿姨吸了吸鼻子:「呦~真香啊,這是燉雞湯呢?」

「我媽這幾天胃口不好,不怎麼愛吃東西,給她燉點湯補養補養。」陸蘭蘭一邊說心裡一邊盤算着劉阿姨來的目的。

「還是女兒好啊,什麼事兒都替媽想到了,真是貼心小棉襖啊。」劉阿姨羨慕地說。

陸蘭蘭笑了笑,沒接接話茬兒,心裡想道:「她不會是專門兒跑過來誇我一句的吧?這老太太,肯定沒什麼好事兒,我要小心點。」

「你幫我看看這個手串兒值多少錢?」劉阿姨從腕子上摘下手串兒遞給陸蘭蘭。

陸蘭蘭接過手串兒,這是一串兒八顆雙面雕的橄欖佛頭,雕工精美,那佛頭神情各異,或喜或怒過哀或樂,無不傳神,可見價格不菲。

「我也不太懂這個啊,」陸蘭蘭不清楚這手串兒是誰送的,所以雖然知道大概的價格可並沒有說,只笑笑:「這個東西,便宜的幾十,貴的幾萬的也是有的。」

劉阿姨一眼看見她店裡擺放的珠串兒,便走了過去,她仔細看了看,指着一串兒和她這個差不多的問:「你這個是怎麼賣的呢?」

「這個是機器雕的,不值錢,一顆一百多吧,八顆的話我穿好了也就賣一千塊錢。」陸蘭蘭如實回答,想了想,她問:「您的是誰送的吧?看着還不錯啊。」

劉阿姨把陸蘭蘭店裡的手串兒和她的仔細對比着,順口答:「張曉媳婦兒送我的。」

「哦~」陸蘭蘭心裡冷笑了一下,她知道這老太太不喜歡春燕,可她也沒想到這老太太能拿着兒媳婦兒送的禮物四處打聽價格。

「那肯定是好的啊,肯定不便宜。」陸蘭蘭說:「我看您那兒媳婦兒穿衣打扮是個有品味的人,她瞧上眼的東西不能差了。」

聽了陸蘭蘭的話,劉阿姨越發肯定春燕送她的手串兒不值錢。因為她看陸蘭蘭的表情有些假,眼神里也一絲的玩味,說這話明顯的言不由衷。

「我這兒可沒這麼好的,您就別比了,不管您兒媳婦兒是花多少錢給您請的這手串兒,不都是她一片心意嘛,您說是不是?」

陸蘭蘭觀察着劉阿姨的神色,知道她心裡已經認定這手串兒是便宜貨了,又不失時機地加了一句:「我看您兒媳婦兒就是個精明能幹的人,她買的錯不了。」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真的是很微妙,就拿劉阿姨和陸蘭蘭,曾經劉阿姨恨陸蘭蘭入骨,可是現在,她反倒是有點喜歡她了。

劉阿姨心裡感慨:這個陸蘭蘭啊,真是善良,她一定是看出這個手串兒不值錢了,可她還是這麼幫春燕說好話。按說以她和張曉的關係她應該恨春燕的,借這個機會落井下石也不新鮮。可她居然可以毫無私心的誇獎她,真是難得的大度啊。

「你家裡也有三四百平米房子吧?」劉阿姨忽然間想起了什麼,問陸蘭蘭:「你家裡就你爸你媽老兩口兒,拆了房子也能分幾套吧?」

「沒多少,」陸蘭蘭隨口說:「也就四百二十平,比我家房子多的人家可有不少呢。」

陸蘭蘭看劉阿姨臉上的神色變了又變,也沒再多說什麼,轉身去了廚房,再出來的時候手裡就拎了個飯盒:「給您嘗嘗我燉的湯。」

「這怎麼好意思呢?」劉阿姨看陸蘭蘭的目光溫柔了不少。

「沒事兒,我還要趁熱兒給我媽送回去,就不留您在店裡吃了。」陸蘭蘭說:「您可不能白喝我的湯,您做飯這麼多年有經驗,這正陽街上的人又都夸您做飯好吃,您嘗嘗我的湯,給我提提意見,看看我哪裡做的不好我好改正。」

這話聽的劉阿姨心裡舒服,她嘴裡又客氣了幾句,美滋滋地拎着飯盒走了。

陸蘭蘭見她出了門,臉上的笑意頓時全無,換做一臉的不屑。

晚上,春燕下班回家的時候驚奇地發現劉阿姨居然做了晚飯,飯桌上擺着一盤熱氣騰騰的紅燒排骨,屋裡飄着大米飯的香氣,劉阿姨人還在廚房忙活着,不知道在做什麼。

今天老太太這太陽是打哪邊出來了呢?春燕心裡暗暗琢磨,家裡要來客人?沒聽她說啊?

她抱着孩子站在廚房門口兒:「媽,您看孩子,我來做飯吧。」

「不用了,你帶孩子玩兒一會兒吧,飯就快好了。」劉阿姨一反常態的沒有和春燕夾槍帶棒的說話。

春燕更覺得奇怪了,可也沒敢問,心裡想:難道是昨天送的禮物有了效果?

她抱了孩子回自己臥室了。

劉阿姨見她關上了門,手裡拎了陸蘭蘭的飯盒走到正坐沙發上看電視的張曉身邊:「給,把這個給陸蘭蘭送去。」

評論列表

頭像
2023-11-26 21:11:26

我聽別人說過,值得推薦的情感機構

頭像
2023-04-18 09:04:56

如果發信息不回,怎麼辦?

 添加導師LINE:jaqg

獲取更多愛情挽回攻略 婚姻修復技巧 戀愛脫單幹貨

發表評論 (已有2條評論)